• 您现在的位置:肃宁阳光网 >>结晶的智慧
  • 结晶的智慧

    发布时间:2017-11-24
    结晶的智慧

    □宋路军



    一路东行,在风和日丽的午后,我和朋友一行三人驱车去沧州文庙。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奔波,再一次来到了这个神圣的地方,参观瞻仰沧州仅存的明代梁架斗拱结构古建筑。


    天清气朗,微风拂面,春天的太阳红红的,暖暖的,感觉那么明净,那么温和。沧州文庙始建于明洪武初年(公元1368年),文庙过去叫孔庙,是人们专为祭祀孔子、寒窗苦读学子求学的场所。孔子被唐玄宗封为文宣王,人们习惯将孔庙改叫文庙。


    沧州文庙,古朴的建筑有规矩、有讲究,有象征、有寄托,雕梁画栋、斗拱飞檐、高耸挺拔。文庙还保留着明代的建筑风格,坐北朝南,建筑雄浑壮丽,古朴壮观,共三个院落,一院落设东、西厢房,二院落设东庑、西庑,三院落设东、西厢房,中轴线上有戟门、大成殿、明伦堂三座大殿。


    时至今日,历经600多年的战火、兵燹、人毁的摧残与洗劫,沧州文庙通过多次修缮和扩建,仍古朴悠然地矗立在一片繁华的闹市中。我和朋友漫步于文庙周边街市,四周商业繁荣,人头攒动,车辆喧嚣,文庙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耄耋老者,保持着应有的坚强与自信,让人置身其中便能找到一片宁静、一丝寄托、一份希冀。守望着耸立的殿顶、飞翘的檐首,感受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自由与放松、空灵与纯净……


    信步文庙,浮想联翩。600多年以前,沧州文庙应该是怎样一番景象?沟壑纵横、芳草如茵、微波粼粼?沧州文庙紧挨京杭大运河,上接古都北京,下连天堂苏杭,水路交通便利,当时应该是商贾云集,店铺林立,鳞次栉比,人声鼎沸。立于河畔,视粼粼水波,耳听鸟鸣狗吠,目阅蝴蝶漫舞,脚踏青青草地,一派繁华胜景。南来北往的货船、排筏在此“打尖”停靠,做好到北京苏杭沿线城市的准备。古时立学必祀奉孔子,我们的祖先深知文化的重要,便寻思在这片土地上建起了文庙。文庙的特点是庙附于学,庙的位置或在学宫的前部,或偏于一侧、沧州文庙建起来以后,当时一定是沧州周边枢纽之地、人文荟萃之地,更应该是一段时期沧州的文化教育中心。惆怅、迷茫时,不知有多少慕名而来的沧州寒门学子到此顶礼膜拜,实现朝为寒门学子暮近天子贤臣的梦想!


    沧州文庙是有灵性的,更是神圣的。因为孔子在老百姓心中是瞻仰和礼拜的圣人、贤人,是循循善诱的智者,他慈祥、渊博、谦恭、大度,缔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,无论对我们的社会形态还是思维方式,无论是伦理道德还是我们的行为准则都产生了深刻影响。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在邦无怨,在家无怨。”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。”“君子有九思,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。”这些至理名言,这些儒学经典,一定通过沧州文庙在诠释,在传播,启迪着我们沧州人的心智,规范着我们狮城人的言行。


    1500年以来,沧州人在这片土地上开辟蛮荒,播种文明和智慧,留下了辉煌璀璨的历史。沧州文庙,是狮城这个地方文气的汇聚,展示着沧州这个地方的智慧结晶。走进文庙便能吸纳文气,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吸纳一种精神的力量去创造新的文明。也许在若干年以后,我们的后人依然会从我们今天创造的文明中汲取一种力量。我们正是在如此薪火相传中,走出了洞穴、走出了荒蛮、走向了渤海湾、走向了世界各地……时光荏苒,一代代杰出的沧州人用自己的才华诠释着这方土地的灵性。他们像星星,辉映着人类文明的星空。


    沧州既是驰名中外的“武术之乡”,又是文脉汤汤的“文润之邦”,人才济济, 星光璀璨。创造了声名远播的武术、杂技、曲艺等代表性文化,更诞生了西周大将尹吉甫、献王刘德、“金元四大名医”刘完素、元代著名戏曲家“秋思之祖”马致远、元代状元魏元礼、学宗汉儒博览群书的《四库全书》总纂修官纪晓岚、“古学三家”之一语言学家苗夔、东阁大学士张之万,晚清“四大名臣”张之洞,末代状元刘春霖等一大批先贤名人,成为守望沧州历史文脉的重要象征。


    一个多小时的参观,内心感慨万千。沧州文庙不仅是儒家文化的载体,更印证了我们沧州的沧桑足迹!沧州文庙的功能已经不仅仅是建筑的本身含义,他更成为沧州文化的象征,文化的载体,尊儒祭孔活动的历史见证,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。


    正如司马迁对孔子的赞美一般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”现在的沧州是中国工笔画之城,是全国双拥模范城,是国家级园林城市,是好人之城,是诗经故里,是管道之都……文化、体育、经济各项事业异彩纷呈,为沧州发展注入新的生机和活力,更为沧州的快速崛起提升了强劲的发展动力和后劲,我们生活在文庙身边的沧州人将更加自信、更加自豪!


    许一个愿,给未来,希望沧州的明天更辉煌。


    2017年11月24日《沧州日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