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现在的位置:肃宁阳光网 >>话说荆轲
  • 话说荆轲

    发布时间:2016-12-22

    话说荆轲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国安

         肃宁县武垣城南偏东一侧,有个村子叫荆轲。村子不大,但历史久远。相传,荆轲刺秦王失败后,荆氏家人,为逃避秦王追杀,来到此地占产立村。荆氏改为了穆姓,今穆姓家族应是荆轲后人。他们隐姓埋名,在这里生存下来。武垣城当属燕地,燕曾在此置邑,荆轲为燕太子献身,来此避居,乃是顺情合理的。

    人民不满强秦暴虐,纷纷揭竿而起,处处暴发农民大起义。继陈胜吴广之后,当数刘邦项羽为强旅。秦灭后,刘项争霸,刘胜之为王,建立了汉朝。荆氏后人方抬头见日,始建起了荆轲冢和荆轲祠,或许也得到了政府资助。传说中的荆轲墓和荆轲祠,当为汉代所建,因刘邦与荆氏为同一强敌——秦王赢政(或是修建得更晚一些。)。不知延续了多少代,荆轲祠消声匿迹,荆轲冢文革前还有痕迹,在平坟运动中被平毁,至今已荡然无存。

    有传,距荆轲村不远,有个村子叫冢上,现在叫新村,是荆轲守墓人的后人。这种说法不太靠谱,荆轲后人遭秦追杀,己是落魄,不可能雇得起守墓人。我还是推测,新村的先人,应是为钩弋夫人父亲顺成侯守墓,顺成侯乃皇亲国戚,汉昭帝的丈人,雇守墓人才是毋庸置疑

    当年末代状元刘春霖为肃宁高级小学撰写校歌时,提到过“荆轲故里,汉武垣城” ,究竟他写的荆轲故里,是不是指这里是荆轲原藉?这就说不清了。

    有史书记载,荆轲原藉为卫国朝歌人,今河南的淇县。荆轲自幼好武,擅长击剑,欲报效卫灵君,未得赏识,便离开了卫国,游历赵燕。到邯郸后,赵王也未接纳他,才到了燕国。一路上结识了好友高渐离。高渐离乃文人墨客,精乐律,擅击筑,二人志同道合。二人到燕国后,认识了退役将领田光,经田光举荐,认识了燕太子丹。太子丹见荆轲气宇轩昂,胸怀侠气,遂奉为上宾,加封上卿。太子丹早有预谋,寻机刺杀秦王赢政,免去其对燕的虎视耽耽,荆轲是最佳人选。正值此时,秦国叛将樊於期正在燕国避难,秦王逼迫燕国交出樊於期和割让督亢(今河北的琢县、霸县、固安一带])。太子丹见时机来了,立即召见荆轲和樊於期,荆轲别无二话,早想报答太子的知遇之恩;樊於期一听刺杀秦王,立即拔剑自刎,献出了人头。要么说燕赵多慷慨悲壮之士呢!荆轲说,要刺杀秦王,需一人相助,他自荐了自己的好友盖聂,早己力邀。盖聂多日不至,太子丹恐夜长梦多,向荆轲推荐了秦舞阳,说此人十三岁杀人,有胆有识,荆轲见盖聂久等不至,只好作罢。与秦舞阳带樊於期人头和督亢地图前往秦国,临行前,把一柄沾满剧毒的匕首裹进了地图里。见到秦王后,秦舞阳脸色变,腿发抖,虽经荆轲为其遮掩,但终究没跟上荆轲步子。秦王验过樊於期人头后,又展督亢地图。地图展开现出匕首,荆轲急速抓起匕首,向秦王猛刺,被秦王闪身躲过,荆軻手持匕首追着秦王绕大殿铜柱打转。秦王拔出宝剑,将荆轲右腿砍断,荆轲不能前行,挥匕首朝秦王掷去,未中秦王,匕首击在了铜柱上,众武士上前,将荆轲剁成了肉酱。秦舞阳也早被武士杀死在殿外,这就是成语”“图穷匕首见” 来历。

    有人推论,事就败在秦舞阳身上,胆小惧敌,没有视死如归的精神。如换成盖聂,二人合力,不愁秦王不除;有人说这是天意,秦王命不该绝。

    荆轲刺秦王失败以后,尸骨被剁成肉酱,分多处掩埋于秦国的领地,让荆轲死后不得全尸,可见秦王暴戾。

    安徽丰县,有个叫便集的地方,原名叫荆冢村。传说荆轲的一部分肉醢埋在了这里,是汉王刘邦所为,这种说法有误,荆轲刺秦王时,刘邦还在老家当一亭长,他不可能有能力将荆轲的部分肉醢移至安徽,一是路途遥远,鞭长莫及;二是其当时实力未及于此。要说是刘灭秦之后,做了汉主,敬感荆轲忠义,建一衣冠冢是可能的,要么就是一座空冢。

    还有一处,传说也是荆轲的肉醢冢,在西安市的蓝田县,距县城三十华里,今位于华胥乡的支家沟。这一处靠谱,蓝田县距秦都咸阳不远,肉醢分多处掩埋,也许这是一处真的。

    易县城西有座荆轲山,山不大,是个小山包,是砂土堆积而成,距县城五华里,也是荆轲的衣冠冢,冢上建一宝塔,八角十三层,各角悬一铜铃,风吹铃动,清脆悦耳,能听出好几里。塔身为砖木结构,白色。这座塔叫荆轲塔,我曾目睹过塔的尊容。当地老人云,塔建于辽代,明清都进行过修缮。据说,这是太子丹率文武百官送荆轲的出发地。当时,高渐离击筑,宋意吟唱,荆轲仗剑高歌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……” 百官垂泪,亲友号泣,太子丹扯衣拽袖,情别依依,甚是悲壮。

    还有一处,是在山东菏泽市的鄄城县,李家胡同不远的西南处,附近有个高家庄,传说是荆轲好友高渐离的老家,荆轲死后,高渐离将荆轲的衣冠带回老家,掩埋后建立了衣冠冢,这事在理。同代人羊角哀死后,埋在了荆轲墓的不远处。传说,一天夜里,羊角哀托梦给好友左伯桃,说在阴曹地府遇到了荆轲,二人大战一场,败给了荆轲。天亮后,左伯桃来到羊角哀墓前,见羊冢果然暴起,左伯桃认为梦言为真,立刻自刎,陪羊角哀大战荆轲去了。

    左伯桃死后,人们念其忠义,把他和羊角哀葬在了一起,合称羊左墓。有人还编成了地方小戏,叫《双鬼战荆轲)》。冯梦龙也把故事写进了他的小说里。清嘉庆十四年,即一八零七年,还为羊左墓立了碑。后来有了一种风俗,人死后,棺材上放一蓝瓦,瓦上用红绳绑一箭簇,对准荆轲墓的方向,瓦上还刻有” 箭射荆轲’’ 字样,至今还流传这种风俗。在这里,人们不是把荆轲当成了忠义之神,而是看成了厉鬼。

    其实,故事与事实出入太大,据司马迁史记记载,羊角哀与左伯桃是好友,都博学多才,志同道合,商议一同去楚国求官,半路上,二人干粮殆尽,又天寒地冻,左伯桃将自己衣服脱下,让羊角哀穿,干粮也让羊角哀带上,只身投往楚国。二人经过再三推让,羊角哀走了。羊角哀到了楚国,与楚王面议,以其出众才华,博得楚王欢悦,被封上卿,羊角哀禀告楚王,自己还有一兄弟在路上,才华在其上。并告之了实情。楚王大喜,让其快请。羊角哀在来的路上,寻到了左伯桃,左已冻饿而死。羊角哀埋葬左伯桃后,自已也刎于墓前,以表“士为知已者死”。路人感慨万分,将二人合葬在了一起,称羊左墓。左伯桃先死于羊角哀,不是为战荆轲而死,民间故事不但传说有误,把二人死的顺序也弄颠倒了。

    还有一处荆轲冢,在河南的淇县,这里是荆轲的故里,冢呈金字塔形,土冢高六米,占地三十平方米,墓前立有石碑,上写:’’荆轲冢” 。现已建成荆軻公园,已对外开放。

    椐淇县县志记载,1929年,淇县师范学校校长李道三,曾盗过荆轲墓,墓穴打开后,冢内有水,寒气逼人,打开棺木,盗得古剑一柄,出土时锈迹斑斑,擦拭后寒闪闪,刺人双目,后此剑不知去向。有人传,李道三将此剑卖给了英国传教士,是从天津口岸带出的,虽传得有鼻子有眼,但不知确切否?由此推断,这是荆轲的兵器冢。文化大革命,红卫兵挖掘了荆轲墓,一无所获,现公园展视的荆轲冢,是后来堆积而成,是一空冢。

    为表彰荆轲忠义,全国各地,尤其是北方,记念荆轲的建筑颇多,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    历史的偶然,演变为历史的必然,这是辨证唯物主义发展的自然规律。陶渊明曾赋诗《咏荆軻》 :燕丹善养士,志在报强赢。招集百夫良,岁暮得荆卿。君子死知已,提剑出燕京。素骥鸣广陌,慷慨送我行。雄发指危冠,猛气充长缨。饮饯易水上,四座列群英。渐离击悲筑,宋意唱高声:萧萧哀风逝,澹澹寒波生。商青更流涕,羽奏壮士惊。心知去不归,且有后世名登车何时顾,飞盖入秦庭。凌厉越万里,逶迤过千城。图穷事白至,豪主正怔营。惜哉剑术疏,奇功遂不成。其人虽已殁,千载有余情。

    两千多年过去了,荒草青了又黄,黄了又绿,踏着神奇的土地,去寻找历史的足迹,无言的土地会告诉我们,山河易改,沧桑易变,但忠义长存。

    中国人崇尚孝道,崇尚礼仪,更崇尚忠义。关云长忠义,为世人尊崇,但比荆轲晚了五百年。象荆轲这样的忠义之士,就应得到人们景仰,建冢也好,造祠、修庙也罢,都是在纪念这位民族英雄。正象一首诗中写的:“千里沃野皆神地,独见平邑最有缘。烈士墓前添新土,英灵万古驻汉园。”